2009年2月15日 星期日

[轉載][GORILLAZ]DEMON DAYS

 
  篇名: DEMON DAYS
  作者: ISIS2121(網路分身的遊魂)
  授權: ISIS2121 2009-02-15 04:44 pm
     好呀,當就當送鄉民的開部落格賀禮!註明作者即可!  
  屬於: GORILLAZ(街頭霸王)
  配對: Murdoc/2D
  分級: NC-17限制級
  摘要: 作者ISIS2121(網路分身的遊魂)聽DEMON DAYS那張專輯,而妄想寫出的劇情。
  原文: telnet://bl.twbbs.org,薔薇幻想-ACG_STORY






  one INTRO

  他的名字叫Murdoc,魔頭。 

  一個年近四十,討厭過生日跟聖誕節的撒旦信徒,百分百是個虐待狂的中年男人,興趣是組團還有一堆違法的壞事,專長貝斯、以及虐待自家主唱、命令鼓手下僕、溺愛吉他手小鬼。偶爾被通緝,團的活動基金一不小心就敗完,然後回到老本行搶劫。


  搶劫搶出一個樂團,也算是意外收穫吧?  





  two LAST LIVING SOULS


  該死的法院,不過是撞倒一個人、讓對方稍微失智、記憶退化而已,居然要負責照顧他、直到他復原?搞屁!他可不是開慈善團體的好人!  

  看著一位幼兒化的青年,吃個土司都可以沾滿全身奶油,嘆了口氣。

  保證,絕對不是愛憐。

  所以他,把那位廢物架往跑車上,前去醫院復健,風光明媚的一日,在醫院前的安全島來個360度大旋轉,說再見吧──拋物線的定律、完美的實現,歐買撒旦!青年倒栽蔥的仆倒在路邊。

  儼然天堂跟地獄不收白痴,青年被退貨。

  青年還是沒死,只是雙目全盲,該死!還傻傻呆呆的當他救命恩人,每想到此事,青年就成了專屬的人體煙灰缸。同夥兼鼓手的洛胖,跟他背後的嘻哈魔偶爾會出來打圓場,但顯然最後只會成一場混戰,追趕跑跳碰──不管他怎麼虐待青年,青年還是賴在他身邊,被虐狂啊?  

  洛胖說那個青年唱歌很好聽,騙鬼,他只聽過那傢伙的求饒聲!

  青年改了名字,叫做2D,好個二度傷害。把麥克風拿給目盲青年:「給我唱。」他說。

  於是青年唱歌,深淵般的雙目閃閃發光。

  喔,原來他會唱歌啊!他想,心情愉快的抽起煙來,然後把煙蒂燙在2D的頸上,看著2D哭叫著打滾,很好聽的聲音。



  他找到主唱了。  





  three KIDS WITH GUNS


  從包裹中跳出一個小女孩的經驗可不是誰都有的。血特!包裹不是禁止寄送活體的嗎?目測約十歲小女孩叫做小麵,NoodlENoodleNoodle 的叫不停,除了這個字以外的英文都不會講。拿起槍,原本想轟掉這巨型垃圾包裹的,但小女孩的神力的一踢,槍掛了。幹!把壞掉的槍往前來阻止的2D頭上砸。揉了揉眼睛,依舊是瞇瞇眼的小女孩,突然領悟到什麼,開始彈起吉他,替2D好聽到讓人想揍扁他的逃跑哀嚎聲,洛胖在後頭想阻止的怒吼,還有街坊不是販毒就是賣槍的鄰居的亂入抗議聲伴奏。

  美麗的夜晚,這城市是個大舞台,小女孩瞇眼微笑著伴奏,直至倚靠在窗邊入眠。  

  本樂團用主唱2D最動人的哀嚎聲,代替鼓掌歡迎我們可愛的小吉他手。  

  相處久了,沒有理由,這位小女孩讓人不由自主的溺愛。

  當然不是因這小女孩長大後,十成十的機率會成為東洋美人,他沒那種培育的耐心跟嗜好。當然,他也不是那種對幼女有興趣的低級中年男。


  就是喜歡。


  看著小女孩跳來跳去、在他身旁吱吱喳喳唸著該洗澡、少抽點煙,偶爾對他一點無傷大雅的小惡作劇,他都覺得可愛,只想拍拍小女孩的頭。偶爾2D會找死的來湊一腳,這個嗎──床上算帳去,好好教教他,地獄的入口在哪?

  小女孩學會的第二個英文單字是PAPA。2D無聊自找死路時教的。



  他真的沒有生氣,他很高興,高興到拿酒瓶往2D這個罪魁禍首身上砸,或許是太過火,小女孩生氣的擋在滿身是血、哀嚎卻不反抗的2D前阻止他。日後有一陣子,小女孩跟他冷戰,那陣子他的腦袋亂成一團醬糊,連整件事件的元兇2D,沒神經的跟他裝親熱都沒被扁,直到洛胖發現團裡的氣氛不對,出面協調,整件事才不了了之。



  只是,小女孩再也沒叫他 PAPA。



  每想到這他就哀傷的抽起煙,尋找他專屬的人體煙灰缸2D。





  four O GREEN WORLD


  2D在他三十八歲的生日那天,送了一盆仙人掌給他。真是個好禮物,好在有著強韌的生命力,好處是不用管也能活,好到隔年養大一點拿來砸2D剛好。


  三十九歲生日的時候,親愛的主唱2D、鼓手洛胖跟可愛的小麵,居然聯手送他最討厭的沐浴用具跟生日蛋糕──喔,小麵就算了,瞧她剛剛努力捲舌唱生日快樂歌,可愛無罪。


  對一個惡魔信徒來說,顯得可笑的生日宴會,總算可以送客了。


  擅用團長的職權把2D留下來打掃,勾肩搭背的把一臉蠢笑的2D推入房內。把剩下的蛋糕往困惑的2D身上砸,把原本捆在禮物上的緞帶拿來綁著2D的雙手跟封住他的嘴,結末不忘留點空間來個蝴蝶結。



  多麼美好的生日禮物,感謝撒旦。



  寧靜的夜晚,床上張開雙腿的2D像是被蒙住口的夜鶯,唱不出聲音,只能無意義的嗚噎幾聲。早已瞎掉的雙目倒也省事,連矇都不用矇,雙黑洞像是通往地獄的捷徑。


  說到蛋糕嘛──蛋糕哪有不插蠟燭的?三十九白蠟燭排排站滴著蠟油的畫面真是藝術──這才是過生日,上床囉。





  five DIRTY HARRY


  該洗澡了,既然之前有人不怕死,送他沐浴用具,就拿出來用吧!但2D那傢伙,沒事也跑進來擠這單人浴缸幹麻?真是活膩,找幹啊!把他掐入浴缸,看著他吐出的泡泡,痛苦扭曲的掙扎,在快掛的時候拖出水面,浴缸水面一陣漣漪。狠狠的咬2D一口,從地獄三頭犬前搶回自己的獵物:找死?沒那麼容易。啊,親愛的2D,死後復活的嗓音還是那麼好聽,嗯哼。




  細心的幫彌留狀態的2D,塗抹沐浴乳,特別是身上有淤青跟咬痕的部分,求饒聲開始更加催情,肩上的咬痕快消去,那就再加上吧。






  吻痕?魔頭是不屑留那種草莓玩意的,要留就留難消的印記吧。





  乖孩子,洗澡也蠻好玩的啊!讓我們想想看那些沐浴用具還有什麼途吧!親愛的2D。





  six FEEL GOOD INC.


  好吧,他是團長,團裡的經費不足跟他拖離不了關係。平常諒2D跟洛胖也只敢稍微提一下他的賭博惡習,哪敢跟他抱怨?

  這次踢到鐵板了,小麵可不吃這套。

  其實,小麵什麼都沒說,小麵只是看著一件非常可愛到爆炸,同時貴死人的服裝嘆氣。

  於是他說:小麵啊,想要就說啊,不要壓抑自己。就算妳的眼睛瞇的像是根本張不開,胸部跟身高明顯比同年齡的女孩發育還糟糕──話還沒說完,馬上慘遭小麵狠狠的飛踢。

  虧他下一句話想接:妳是我們最可愛的小麵。魔頭心想,反抗期這麼快就到了嗎?唉,讓人擔心的抽起煙啊!因為太過擔憂而沒有拿2D來當人體煙灰缸。

  練完團後,抓2D陪他逛街到那家店前,2D在途中炫燿著,剛剛歌迷送他的手工蘇格蘭帽,充滿了愛啊?嗯哼,真是礙眼。 
 
  祈禱愛的保護吧,他說。 


  站在漂亮的玻璃展示窗前,把2D的頭抓去撞玻璃櫃。      


  破碎的玻璃被人照光源照的閃閃發光,眼角掃過廣場飛起的一群死鴿子,愛與和平,多麼刺眼啊!


  他等不及回去看到小麵穿上那件衣服的表情,露出高興的微笑。




        ~
  seven EL MANANA

 
  東窗事發,被抓狂的小麵罰跪算盤到腿軟,隔天早上撐著虛脫的身體開冰箱時,他發現他們之間的關係有如一個迷你生態系。


  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魔頭>2D>小麵>……  



  嗯哼。

  活像梅比斯之環的無限循環,該去探望滿頭是繃帶2D囉。
  




  eight EVERY PLANET WE REACH IS DEAD


  他從沒有想過,染髮與這個世界的環境污染,會關他鳥事。

  直到他看見小麵,染了一頭跟他一模一樣的紫髮,他突然想到這一個濫藉口,想要小麵染回黑髮。沒想到說完後,小麵丟下一句:反正我就是不可愛!就嘟著嘴生氣跑走──啊啊!不是這樣啊!只是感覺不習慣啊!

  不是說不可愛,連小麵之前理個日本武士怪頭,他還是覺得小麵很可愛啊!喔!撒旦啊!誰來還他,之前那一位有著柔順黑髮純樸、可愛、說話簡單易懂、還在反抗期之前的小天使啊?  

  「有什麼不好呢?你不也有染髮。」擅自爬上他的床,躺在魔頭身邊的2D說,還順手拉扯了扯魔頭的頭髮。 

  摸著2D染色過度的粗糙水藍色頭髮,他笑了,可憐又愚蠢的2D,你又說錯話了!他輕吻著2D的額頭,下一秒卻賞2D一個阿魯巴。

  看來小麵會染髮,八成這傢伙有在其中慫恿。

  等明天跟小麵談談吧!他想。

  沒想到隔天,小麵主動來找他。小麵低頭低喃,我以為設計師說,這樣很好的……  

  「是哪一家理容院剪的呢?」他微笑的對著小麵說,拍了拍她的頭。


  不是小麵的錯,小麵不用道歉。


  看來,該加上之前武士頭的帳一起算,拿球棒去找,那一位,好心建議的設計師好、好、談、談!  





  nine NOVEMBER HAS COME


  十一月要來了啊!萬聖節快要到了喔!萬聖節!喔耶!萬聖節!耶!

  一進入錄音室內,就看到小麵跟2D在嚷嚷著,看好戲的背後靈嘻哈魔正加油添醋,以及在一旁,看起來快神經衰弱的洛胖,在勸阻兩個童心大開、同時破壞力大增的一大一小嘻鬧,再不阻止看來錄音室都會毀了。



  萬聖節啊,雖然是商人炒作出來的節日,但感覺總比聖誕節好,他可不想再穿讓他想吐血,根本八字不合的聖誕老人服裝。


  「然後咧?你們有什麼計畫?」他點火,抽煙,問。





  然後,他後悔,不但要身穿奇怪的萬聖節服裝,還得拍紀念照分送給歌迷!撒旦啊!這什麼世界啊!而且歌迷居然對這幼稚企劃在叫好連天?



  2D完全不會察言觀色,喔,雖然對一個瞎子來說是理所當然的──2D完全沒發覺他在不爽,還頂著一顆南瓜怪頭,煩著的他鬧說:不給糖就搗蛋!還拿著一盤怪湯亂灑,更誇張的是,可以精準的往魔頭身上潑!

  死神可不是白演的,魔頭迅速起身,拿起在身旁的道具鐮刀往2D的方向追砍──老子就不給你這瞎眼死黑目的兔崽子給我站住看俺斃了你! 





  ten All ALONE


真不該為了省一點小錢跟好奇心,決定全團在日宣傳期間住膠囊旅館,爛隔音!很明顯的聽到不知哪來的死猴子群鬼叫,還有不知道哪來賤人跟狗娘養的在相好。早知道該學小麵戴個耳機,偶爾還可以兼當耳塞用。



  吵死人了,只有自己一人、百般無聊的,在膠囊艙內面壁思過嗎?

  煩躁,鬱悶。開了瓶自備的啤酒,再點根菸,呼,好多了!管他寫在門口的住宿規定,什麼艙內禁抽煙、禁飲食,狗屁,噪音的影響比較大!



  「睡不著?」昏暗的光源下,2D死白的臉加上無神的雙目,出現在沒關好的艙口,見鬼,嚇人喔?


  「安怎?」移向艙口,老大不悅的對2D吐了一口氣。


  「借跟火啊!」2D說是這麼說,手上卻沒帶菸,倒是從口袋中翻出幾個保險套,接下來自動自發的擠入魔頭的艙房內,順手關了艙門。

  小小的膠囊艙,擠入兩人難免發生不少碰撞。


  「拿去。」魔頭把菸往2D這個不速之客的胸口拈熄。或許是習慣了,2D連吭都不吭一聲,只是皺了眉頭,一臉恍神的脫去衣物。

  打翻的啤酒濺濕兩人的衣服,互相纏繞讓浸濕彼此的汗水。

  互吻,互咬,互舔。  



  有些事情一直很難懂,就像是小麵年紀雖小,卻常說一些連魔頭這個中年人都聽不懂的話。還有更難懂的事情,精神衰弱的洛胖,喜歡看心理學的書籍,讓自己更加神經衰弱。又或是,2D明明是個瞎子,卻愛蒐集波霸美女圖。


  最難懂的事情,莫屬從未告訴2D自己在何處,2D卻無時無刻能出現在面前。

  2D口含保險套替他套上套子,瞎掉的雙目像一對黑色漩渦,旋轉出寂寞與孤獨。


  好擠,膠囊旅館不適合做愛。  





  eleven WHITE LIGHT


  見面什麼都沒說。



  那一天,天氣清朗的讓人反胃。他憤怒地一拳,往一身酒氣的2D揍去。一向都是2D找他,他從來不找2D,這次因宣傳不得不去2D,沒想到2D居然敢跟遊民一起醉倒在墨西哥街頭,有欠調教,嗯哼。

  2D的身體往後請傾斜,手一鬆,原本手中印有WHITE LIGHT的商標的啤酒,就這樣滾的滾著,而2D腳步不穩的想去拾起那瓶啤酒罐。見狀,他在2D的肚子上補了一拳,隨後再踩扁那個罐子。

  把那傢伙交給小麵跟洛胖安頓後,然後,一肚子火的他,跑去找妓女幹那檔子事,運氣不好,沒剩啥好貨,只好借酒催眠。

  酒精的作用,妓女的臉看起來都像是2D,於是他不顧對方抗議,揍下,幹完,順便再忘記付錢。

  隔天墨西哥警方,決定前來長期觀照他。        

  不幸蹲苦勞的期間,2D有前去探訪過,但至2D離去之前,他們之間沒人開口。


  從狹小的窗外看去,今天的天氣也是晴朗到讓人反胃呢!

  White light! White light! White light! Alcohol! alcohol! white light!

 他哼著單字構成的無意義曲調,逃獄去。

  見面該說些什麼?   




 
  twelve DARE


  小麵一面跺腳表示她在生氣,一面幫他跟律師溝通,處理什麼巴拉巴拉的罰款、法律責任和五四三宣傳跟新聞稿,他只能呆笑,小麵什麼時候長高了?


  「什麼啊!你根本沒聽我說話!」MD碟往他的方向扔,接住,是小麵個人的單曲。那孩子也開始可以獨當一面了。啊,更令他震驚的是,他發現,小麵居然開始用衛生棉條?這孩子的MC何時來了?他卻不知道?真是失職的團長。他想問,但擔心小麵發現他翻看她的包包,把他踢回墨西哥監獄,他還是乖乖住嘴了。


  2D不知道死去哪裡了,嗯哼,詢問的結果,洛胖說2D在鬧嚴重的偏頭痛。不會死在床上吧?話一說出口,馬上瞧見小麵責怪的眼神,暗示魔頭要對2D好一點,喔,抱歉,好吧,改天吧!  


  拿過小麵的單曲,聽到後來卻被睡魔眷顧,最後魔頭仍未有起身去探望2D的念頭,明明房間就在隔壁,或許是僅剩的良心在不安,讓他後來作了個惡夢,不知道哪來的該死的死老肥子居然躺在他床邊?你誰啊?啊啊啊──!驚醒的那一瞬間,他腦中閃過的念頭:幹,就算床邊出現的不是美女,是2D也好啊!



  明天去找2D,去找2D,去找2D……談什麼?好樣的挑戰?





  thirteen FIRE COMING OUT OF THE MONKEY'S HEAD


  他在暗夜的月亮沙漠上,漫無目的地的漫遊,直至陷入一個深暗的流沙中,即將窒息而亡。垂死之際,他什麼都看不到,卻又什麼都看得到,發生在這月亮沙漠上的戰役。

  轟!轟!轟!喀!喀!喀!轟!轟!轟!喀!喀!喀!轟!轟!轟!

  先是死猴子軍團再臨,這次又出現猴子的頭目?MIB跑去哪裡了?

  開火就開火,誰怕誰啊?管你是外星人還是猴子?

  他看見洛胖駕駛著坦克壓扁猴子,小麵在星空上掩嘴竊笑,駕著太空梭到處撞擊死猴子的UFO,等等,小麵還未成年尚無駕照吧?

  2D的拿起火炮到處掃射,讓瞎子拿槍是很可怕的,不分敵我,砰!

  是誰在對誰開火?我們的敵人是誰?我們為什麼而戰?轟!轟!轟!  

 



  fourteen DON'T GET LOST IN HEAVEN


  從一個流沙爬出來,他又跌入另一個流沙,先是一片黑暗,等待在盡頭卻是無盡光明,刺眼的天堂。如詩如畫的空間,令他渾身不適,莊嚴的空氣讓他呼吸感到沉重,肺部如針扎。



  「你迷路了嗎?想往地獄方向的話,回頭經過一個紅綠燈,左轉後走20公尺,再搭乘巴別塔的快速電梯。」2D笑著出現在他面前,背後有著潔白的翅膀,反射著絢目的陽光。


  搔了搔頭,「或者是,從我身後的空井跳下。」2D拍動他的翅膀。



  「走吧。」他說,跳下去的同時,把2D一起推下,一起從天堂墜落,轟!2D的翅膀不斷在燃燒,2D若無其事的對他微笑,燒焦的翅膀和渾濁的黑目,帶來地獄冰冷的業火和刺鼻的硫磺味,緊緊擁抱彼此。




  他媽的天堂和天使,是誰把誰扯入地獄?他問,沒有得到解答。  




  醒來時,2D躺在他身邊,捲走他的棉被和枕頭,睡的正香甜。
  




  fifteen DEMON DAYS


  「嗯?早?」2D說,還沒睡醒的語氣。無神的黑目,像是暗夜夢寐中跌落的兩個流沙。2D說的沒錯,他是沒大腦、不懂三思而後行。他有病,一半情緒化,一半神經病,所以?接下來該做啥,才能符合事實呢?


  「還早咧!」


  他揍了2D一拳,把2D推回床上,2D回敬他一拳,卻明顯軟弱無力,他沒理由的狂笑,接下來開始互吻,他們兩人都有病,無法醫治的病況。








  「早安。」

  「早安。」

  一對有病的戀人的早安式,互揍、互吻、互道早安。     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ND

3 意見:

匿名 2009年2月16日 上午8:25  

回覆時間04:44 pm,這時間也太萬能無敵大宇宙萌力,系統很故意呦。你不嫌棄舊作就好。很意外這2005年還2006年寫的文章,有人喜歡特別來要轉載。

你要找同人去FanFiction.Net找比較多,這虛擬樂團團當年很萌咧,中文的當年我沒找到過,才開一個分身豐衣足食寫文咧!日站應有幾個同人站,但時日已久,都兩三年前的事,多數都關了...唉。和這虛擬樂團很久沒發片也有關,賺夠錢了唄XD

街頭霸王的翻譯很菜市場名!去搜尋引擎都會搜到別的同人文章!(汗)

年輕人 2009年2月16日 上午8:58  

雖然不萌虛擬樂團(這該怎麼歸類?MV動畫?),
但FEEL GOOD INC.這首歌開頭的哇哈哈哈哈很有氣勢!
它們真的很久沒發片啦!

沒想到G團在FF上有那麼多衍生~!

BALABALABA 2009年2月16日 上午10:06  

的確很久沒看到G團的新專輯。
萬年官方坑啊!
當年的官方BLOG很好玩。很誇張的虛擬FLASH網站,還可以聽音樂。

         ~
我最喜歡的是EL MANANA那首歌。

對呀,街頭霸王的翻譯很菜市場名!
搜尋過跳出KOF的文章!

BBS排版轉來BLOG會跳行或漏字,晚點再來排版~

因為人物設定很萌吧?

關於我自己

我的相片

碎嘴助編,鄉民一位。

追蹤者

說話不斷句病毒培養皿

七彩霓虹燈是廣告招牌

以下所得將捐出於家扶或動保團體。

公益廣告招貼板

Mero Mero Park

口渴喝一杯碎嘴老人茶

估狗牌歡樂語言遙控器

估狗牌耐摔好用大字典

TEST

SEARCH

About This Blog

老年人愛的貼紙收集冊

  © Free Blogger Templates 'Photoblog II'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